崔虹
崔虹个人官网: 网站首页 > 艺术评论 > 正文

女画家崔虹

戴 卫      


近百年中国画坛上的女性画家层出不穷,出现一种前所未有的风起云涌的空前昌盛繁荣的格局。从名扬四海的何香凝(曾任全国美协主席)到周思聪(曾任全国美协副主席)。其间还有王叔晖、姜燕、俞致贞、陈佩秋、蒋采颖、王玉珏、王迎春等,蜀中女杰从朱佩君、朱理存到姚思敏、李青棵。她们所作之画无论是水墨写意或工笔重彩,无论是人物走兽或山水花卉,其内容无论是崇尚壮阔人生或是寄情风花雪月,总是通过女性的眼、女性的心、画家的睿智,表现出她们对生命的礼赞,对大自然的柔情。


崔虹也是我所认识的一位年轻的女画家。她虽然没有老一辈女画家那样辉煌的过去,但她却正在一步步努力的寻觅着攀登艺术殿堂的途径。崔虹出生于一个知识份子的家庭,父母均为资深的记者、编辑。本应幸福的少女时代尽在人世沧桑之中度过。而生性快乐、能歌善舞的她又在花季年华经历了一次惨痛的车祸。她曾分配在成都蜀绣研究所工作了许多年,期间发奋考上美术学院。无论命运如何摆布,崔虹却依旧乐观的看待人生,执着地追求艺术。


从崔虹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她的人生态度,个性中还能找到她的艺术经历。她的作品装饰性很强,热情奔放,大俗大雅,这是因为长期在蜀绣研究所作美术设计有关。蜀绣这一传统的工艺美术是我国四大名绣之一,远在唐代四川的成都就有锦城之美名。崔虹的画恰好运用了蜀绣中的装饰之美,更重要的是大凡民间的艺术总是把美好吉祥、鲜明热情、大俗大雅、脉络清晰的东西展示与观者,与那种无痛呻吟、悲观厌世,无端的冷、丑、怪的东西绝然不同。在这一领域最好的典范就是齐白石,他的艺术旅程是从雕花木匠走过来的。白石老人不仅不回避这一段,为此还专门刊有《大匠之门》、《鲁班门下》、《木人》等常用印章以诏天下。当然我在这里并不是说画家都得如此经历,但起码是提供给某些理论思考。正如某些理论所提倡的在审美的同时还应该“审丑”是否能过老百姓这一关。


这些年崔虹常常兴奋地告诉我,她最近又去了哪些山寨、跑了哪此藏乡,吃些什么妙不可言的芥麦粑粑,哪里的姑娘最美,又向哪些姑娘学习了原汁原味的民族歌舞……听了她那洋溢着热情的叙述,再看她的画作《旋》、《五彩梦》、《谷米纷扬》、《金谷雨》、《好日子》、《扎西德勒》,你会感到十分明显的民族旋律融入画中。她擅长把人们欢乐的情绪和优美的舞姿恰到好处地结合在画面上,把少数民族的服饰、劳动工具、丰收的场景,乃至于民间艺术中的祥云和报喜的小鸟巧妙地运用到构图中落实在五彩缤纷的画面上,给人一种欢快、祥和的感觉,让人们不得不承认这些画面从某种意义上反映了西部少数民族的风情与民俗。难怪,近几年崔虹的作品屡屡参展屡屡获奖。其中《庆丰收》、《好日子》、《合家欢》、《山里红》等都获得了全国性美展的大奖,千禧之年加入了中国美术家协会,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中国女性画家。由此,我更确信崔虹所寻觅、选择的艺术道路是正确的。当然艺无止境,在中国绘画博大精深的领域里,工笔重彩的振兴和发展还期待着更多有志的画家去努力、去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