邬江
邬江个人官网: 网站首页 > 艺术评论 > 正文

装饰美与故事性的完美融合

——读邬江水墨人物画


■吕明


现代的中国水墨人物画是从上世纪早期的徐悲鸿大师开始的,他的艺术思想是“素描为一切造型艺术之基础”。由他的水墨人物肖像画到蒋兆和以《流民图》为辉煌代表的素描加水墨的人物画,再到黄胄以速写入画,用直线条、大泼墨的语言技法和潇洒、狂放的笔风,创作出人物画。现代的中国水墨人物画领域里出现了一代又一代的大师,他们像一座座高山耸立着。画家邬江就体会很深:要攀到他们的高度难,要超越他们就更难!经过30多年的学习和摸索,邬江试图寻找出自己的风格,走出一条通幽的曲径。


邬江从事报纸美术编辑工作数十年,他画了数以万计的人物画插图和配合新闻故事的连环画,为他人物造型的准确、生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正是带着插图的装饰美和连环画的故事性走进水墨人物绘画的创作中的,一开始就有了自己的“道”。他的作品不仅在《解放军画报》、《解放军报》、《美术报》、《中国青年报》、《中国书画报》等等国家级报刊发表百余幅,而且还在全国和国际性大展中频频获奖。


他博采众长,创作出系列温情脉脉的水墨人物画。他的水墨人物画的主角多为美丽温婉的女性,或临水梳妆、观鱼,或在林中沉思,或跟儿女一起嬉戏、读书,展现的是一种恬淡温馨的美。他的温情脉脉几乎蔓延到所有的水墨人物画,甚至,邬江的《战地黄花分外香》表现领袖和战地硝烟的,画面展现的没有剑拔弩张,而是领袖和士兵的人物之间以及与环境之间的和谐共融。艺术意绪内涵丰富,叫人回味悠长。


无需细看,就可以发觉邬江的每幅水墨人物画仿佛是连环画的最美的画面的剪切,在叙述一个故事,那故事里有诗与歌的余韵流响,有音乐的流淌,有自然天籁的共鸣,这恰好构成邬江水墨人物画悠远的意境。《希望》里,母亲晃动的拨浪鼓和孩子的笑脸,是个怎样动人故事?抛给我们的是嘣嘣的鼓声和孩子哈哈的笑声。《阳光下》里母亲在美丽的草地上教女识字,更是一个感人的文化传承故事。《雅韵》里蓝花白衣的女子是邬江水墨人物画里少见的横眉怒目的角色,她是在弹唱千古英雄人物的故事,激昂处在中国书香的背景里绕梁难散。


邬江水墨人物画是踏着徐悲鸿大师“素描为一切造型艺术之基础”的艺术步履前进的,力求把人物刻画得逼真传神,像《雅韵》里的人物对千古英雄人物的体味和弹拨的动作都十分逼真传神。但是,他没有停留在“逼真”上,他充分调动中国水墨迷离多变的特点,把对插图的装饰美以及西画里素描关系等方面的感悟融入创作中,《溪水潺潺》里两位临水梳妆的女子,无论是构图、人物造型、色彩的对比,都显得格外的气韵生动。在《雅韵》里蓝花白衣和背景,《希望》里拔浪鼓和孩子笑脸的对称,都蕴藉着极强的装饰美。《嫁日》,背景是一个大大的红双喜字,前面是湘西少数民族的新嫁娘和她的姐妹,整幅画充满了浓浓的少数民族风情和装饰美的浪漫。正是装饰美与故事性的巧妙融合,形成了邬江水墨人物画的个性特质,使得他的作品平和、温馨而又意境悠远。